第240章 頑皮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快穿之狂撩男神365式第240章 頑皮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若離笑著看司馬翼司馬羽,司馬羽一直帶著頑皮的笑,司馬翼就有點躲躲閃閃,兩人不時地相視一眼,她看得出來這兩人并不想表現的和玉梨的關系更進一步,倒是玉梨一雙眼睛不時不刻的停在司馬翼臉上。

  她知道司馬翼司馬羽那是王侯之后,眼光心氣很高,就算是對玉梨xiaojie有好感,也只是個好感而已,他們雖然年紀不大,閱人不會少,絕對不會像玉梨這樣的掩飾不住。

  倒是玉梨,小家碧玉的見識少,見到司馬翼如此的一表人才,少女的心扉被打開,不能自拔是情理之中和的事。

  她有點后悔自己為了一點糧食,將司馬翼推向這樣一個尷尬的處境,雖然灰姑娘的故事從古到今屢演不衰,但是身份地位相差太遠也不是個好事,就算是司馬翼以后要落戶此處,兩人從小思維上的差異也不好改變。

  不過這是古代,男子可以有好幾個夫人的,夫人只管照顧家里就行,不用情趣相投。

  心里為自己出的餿主意糾結了一會兒,便笑著對玉梨說“蔡xiaojie,你看看我們,什么都不懂,要xiaojie操心了。”

  玉梨嬌羞的一笑,眼睛飛快的看了眼司馬翼,見他眼睛看著別處,棱角分明的俊朗在陽光下更加的英氣逼人,臉輕輕一紅小聲道“你們以前應該是富貴人家,自然不懂這些。”

  若離剛想再說句感謝的話,剛才去地里看的蔡老實走了回來,低下頭對玉梨說“xiaojie,小的剛才去看過這些地了,地本來就是生的,這些天又太干旱,他們澆的水不起什么作用。”

  玉梨抬起頭第一眼看向司馬翼。見他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在看什么,收回目光,她不敢去看鮑天麟,憑她的直覺,鮑天麟應該是司馬翼司馬羽的上司。

  看著這幾個人,司馬羽一副事不關己,司馬翼心不在焉,鮑天麟毫不關心,她雖然沒沒見過什么世面,卻也善于察言觀色。知道這幾個男子不是做莊戶人家的料,只好對若離說“若離姑娘,天太旱了。你們這樣一桶一桶的也只能暫時緩解一下,起不到根本的作用,這么大一片地要澆也澆不過來。”

  若離看著玉梨“那怎么辦?”

  玉梨搖了搖頭“沒有辦法,只能是看天了,十幾畝二十畝地總不能天天提著水桶一遍一遍的澆吧。你用水瓢也澆不透。”

  若離凝神想了想,她以為禾苗就像是花苗,澆點水就行了,現在被玉梨一說,她才想起小時候見過郊區的農民澆地,那都是引水澆灌的。渠水會沿著地邊田頭流過。

  便看了一眼河水,離地頭并不是太遠,引過來應該不是很難的事。

  蔡老實老老實實在站在一邊。忽然想起來什么,又低頭小聲說“哦,還有,xiaojie。這些地里的禾苗有點不齊整,這玉米高粱都是富貴秋糧。尤其是玉米下面得用土壅起來,讓玉米苗長在小坑里。這樣才能保肥,還有這片地以前是荒草地,地里雜草太多,不能全部用手拔,得用鋤頭。”

  若離又才想起她以前見過的玉米好像根部都有一個小土堆,她有點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瓜子,真是不做什么事不操什么心,明明是都看見過的事兒怎么做起來就是想不起來呢。

  嘴里應著蔡老實的話“哦,是這樣啊,那我們慢慢的壅土,除草。”一邊心里盤算著這么大一片地,靠他們這些人要干到什么是時候。

  一眼看見蓋星雨蓋星云還在那邊的地里邊慢悠悠的干著活兒,蓋星雨蓋星云抬著水,蓋傾眉帶著蓋星辰學著若離的樣澆水,便大聲喊道“姐姐,星雨,你們停下來吧,我們做的對不對,還的返工。”

  蓋星雨停了下來,看著這邊對蓋星云說“星云,我們過去看看。”

  兩人出了地,沿著菜地邊兒走了過來,磕了磕腳,蓋星雨溫文儒雅,臉上的表情很是柔和,蓋星云年年紀小一點,卻也已經風度翩翩的,兩人從里里走出來,卻沒帶出一點泥土。玉梨感覺有點蒙,以前她也沒好好的看過這些男子,只覺得司馬翼司馬羽已經夠出類拔萃的了,今天近距離的看到鮑天麟,蓋星雨蓋星云,才發現全都是鶴立雞群之人。

  她的眼睛下意識的看向地里,蓋傾眉司馬小嬋還在里面,蓋傾眉溫婉端莊,司馬小嬋柔美之中和帶著一絲英姿。

  最后她的眼睛落在了站在門口的甄珠兒甄貝兒身上,甄珠兒秀麗無比,眼睛充滿了靈秀,看到甄貝兒她的小嘴微微張開,半響合不攏,她長這么大本來覺得自己長得還說得過去,看到甄貝兒她這才知道什么是inu。

  玉梨悄悄的低下頭去,雖然她現在的地位比這些人高,卻感到一種壓迫感,甚至是自慚形穢。

  她覺得自己站在這里有點手足無措,便對身后的花兒玲兒使了個眼色,卻見兩人花癡般的看著走過來的蓋星雨蓋星云。

  見兩個貼身丫鬟沒有領會自己的意思,玉犁看看天色已經不早,怕爹不見她派人來找,便笑著說“那就這樣了,我先回去了,司馬公子,若離姑娘你們忙,。有什么事我會過來看的。”

  玉梨告辭離去,盡可能的用最輕盈的腳步,心里暗暗打定主意,等及笄了就跟爹說起,一定要嫁給司馬翼,和這樣的人在一起,哪怕怎樣看著都舒心。

  目送玉梨離開,若離下意識的看了眼司馬翼,見他似乎松了一口氣般的臉上帶了一絲笑意,知道以后他是不會去求玉梨買糧食了,隱隱有點發愁,糧食馬上完了,接下來的在哪里啊。

  見蓋星雨蓋星云也聚攏過來,看著一大片綠色的禾苗,想著如果不好好澆灌,也許會干枯而死,幾乎一年的糧食又沒了著落,索性招手示意蓋傾眉司馬小嬋都過來。

  鮑天麟看若離招呼大家聚在一起,不明白她要做什么,有點疑惑。

  俯下腰小聲問“金若離,做什么?”

  若離也壓低嗓門“鮑天麟,你沒聽剛才蔡xiaojie說我們地里這些莊稼,需要澆灌,還要壅土。”

  鮑天麟無所謂的笑了笑“那就澆唄,司馬翼司馬羽提幾桶水還不小菜一碟,一瓢不夠一桶總該夠了吧,壅土我們慢慢擁就行了。”

  “你說的簡單,這么太遠的路來來回回一整天才能提多少水,壅土你會還是我會啊。”若離沒好氣的白了鮑天麟一眼,說的那么簡單做起來哪有那么簡單。

  “那你說怎么辦?不就是那點事嗎?那不是對面山上的人都在做嗎?”鮑天麟聽若離說的好想很難,不以為然。

  跟他也說不清楚,若離扭過臉去不理會鮑天麟,等蓋星雨蓋傾眉都過來,才說“司馬翼,鮑天麟。剛才蔡xiaojie的蔡老實的話話你們都聽到了吧?”

  司馬翼司馬羽點了點頭“聽到了。”

  鮑天麟輕輕笑了笑,也跟著點了點頭,見若離一副很嚴肅的樣子,他覺得有點可笑,不就是種了點糧食嗎?不是說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嗎,下了這么多的種子,就算是收成不好也會有很多的吧。

  若離也點了點頭“好,既然你們都聽到了,那我就簡單的給星雨蓋姐姐說一說,剛才蔡xiaojie說我們這樣澆水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我們這片地荒蕪很久,底下沒有商肥,水如果澆不透的話,禾苗有可能干旱而死,還有這禾苗的根部也要培土,也叫做壅土,這些活兒我們都不會做,種莊稼講究的是搶時令,過了這個時節做得再好也不起作用了,你們呢以前都沒做過這些活兒,我也只是見過也沒做過。”

  若離說玩這些前提,見大家都很注意的聽著,有種小小的滿足,知道的事情多一點還是有用處的,最起碼有發言權。

  接著說“所以我想我們還是出點銀子請常婆婆家的壯勞力幫我們做點事,反正他們那點薄地在山坡上,也用不了這么多人,我想請他們幫我們壅土,鋤地,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兒,就是挖一道水渠。”

  “挖水渠?”鮑天麟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那是什么?”

  司馬翼司馬羽蓋星雨蓋星云,甚至蓋傾眉司馬小嬋的眼睛都緊緊地盯著她看,若離覺得自己有種領導最終作出決定的威嚴感。

  很領導范的清了清嗓子“挖水渠當然是將河里的水引過來澆灌啊,京城里有護城河吧,皇宮里有御河吧,那不都是挖渠引的水嗎?我們這片地離河水這么近,又都是平地,河水還算旺盛,引來澆灌一天,應該是徹底的澆透了。”

  “怎么引?”司馬羽好奇的問了句,話出口感覺多嘴了,鮑天麟還沒問話,自行后退了一點。

  鮑天麟沒注意到司馬羽的微小的動作,以前他們和蓋星雨是很好的朋友,閑來無事還請他們去自己的府里聚一聚,說話也兄弟,可是現在關系微妙起來,關系到及家人以后的命運,不只是司馬羽蓋星雨也對他無形中表現出一種敬畏和疏遠。

  他也帶著同樣的問題看著若離。

  若離輕輕一笑“當然是從河邊挖開一道水渠一直沿著河床到我們地頭,然后在田邊,地里行間挖出一些小渠,讓水流進去,等澆灌好了,再將河邊的口堵起來。”

  幾個人沒說話,腦子里將若說的話勾勒了一遍,大概想明白是怎么回事,鮑天麟興奮起來,這樣的事很有ciji性,將河里的水挖一條水渠從那邊引過來,這樣的工程應該說還是宏偉的。

  忙一連聲的說“好好,那就引水澆灌,我們什么時候挖渠。”

  司馬翼蓋星云蓋星雨也跟著點頭,這種事對他們來說確實很新鮮,從小到大記憶中最重要的是就是習文練武,就算都跟著爺爺父親實習處理一些政務,卻從未做過這樣實際的事。

  “所以說我們的拿出銀子來,挖渠這種事我們做不了,得請人幫我們做,我想常婆婆說過這里離城鎮很遠,家里那些青壯年平時也沒什么賺錢的事做,挖這樣一道河渠,澆灌后依然埋起來,再幫我們的地里壅土鋤地,這些活比起耕田種地輕多了,應該花不了多少銀子,我估計每家出個四錢足以。”

  這些人都是腦子里從來不想銀子的人,雖然說起來每人只給了三兩,卻是從小豪氣慣了的,那里在乎區區四錢銀子,加上流放的事兒在之前就已經走露了風聲,經過歲月滄桑洗禮的幾位王爺那個不為自己最重要的后人做點準備,誰不明白沒錢寸步難行這個道理,都通過各種方式多多少少的帶了點銀子,只是礙于鮑天角鮑天麟,不到關鍵時刻不可輕易暴露出來罷了。

  鮑天麟很豪爽的一口答應“四錢就四錢,不夠了再加上點,只要幫我們做事就行。那就辛苦金若離跑一趟了。”

  若離是徹底有了做領導的成就感,既然事情就這么定了,就做了個總結。

  “不辛苦,為大家服務也是為自己服務,不管這些莊稼后半年收成怎樣,我們的認真對待,做一天大人就撞一天鐘,既然被流放,分到了田地我們就將地種好,好證明給朝廷看看。不管我們做什么都能做好。”

  若離只是隨口說了句,除了鮑天麟另外幾個都有點熱血沸騰,他們心里都明白只有好好的活下去。活出點特色名堂,以后才有機會翻身重整家業,不管是冤案昭不昭雪。司馬羽凝神的看著若離,這個他心底并不怎么待見只是礙于鮑天麟的面子才勉強相對的女子,讓他刮目相看。不是為她說的引水澆灌而是最后的那句總結。

  做事趕早不趕晚,雖然已經到了下午,若離還是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帶著甄一脈去了泉邊,想碰碰運氣,看常婆婆能不能出來。

  結果剛來到泉邊,常婆婆就顫顫巍巍的來了。隨心也跟著。

  若離將打算請她家的男壯丁們幫忙的事一說,常婆婆二話沒說一口應承。

  若離便將大概估看的價格說了出來,常婆婆有點生氣的瞪著若離“若離姑娘。這可見外了啊,這么點事兒還要談錢,你說說我生病了誰幫我請的郎中?我的老衣棺材誰幫我準備?這么點小事,就是挖幾頭的事兒,你放心。快到夏天了,晚上干活清涼。今兒晚上就讓他們去。”

  若離謝過常婆婆,帶著甄一脈往回走,也不和常婆婆再說銀子的事兒,人家不要銀子是客氣,她可不會順水推舟,大半晚上的干了活兒怎能不給銀子呢,情是情義歸義,親兄弟還明算賬呢。

  “若離姑娘,若離姑娘。”剛走了沒多遠,還沒過河,常婆婆在身后喊,若里和甄一脈轉過身子,常婆婆和隨心追了過來,常婆婆喘著氣“若離姑娘,你今兒個怎么這么急,老身還差點忘了件事,隨心將槐花給若離姑娘,還有罐子槐花蜜,昨天隨心她爹剛割的。”

  若離見隨心從破爛不堪的布包里拿出一只小小的粗瓦罐,又取下布包遞了過來。

  蜂蜜,槐花,若離心里一喜,常婆婆真的是沒交錯,前些天給的蜂蜜她喝蜂蜜水調潤膚露已經差不多沒了,正想著討一點呢,還沒等她開口,常婆婆就給她帶來了,不由得帶著無比燦爛滿足感謝的笑容接過。

  潤膚露是她為自己用蜂蜜雞蛋清摻合了一點野花上采集的露水調配出的,早晚拍打在臉上。雖然配方只是參考以前zazhi上介紹的,不過效果真的不錯,這些天她的皮膚又濕又潤,光滑白皙。

  槐花能吃,還甜絲絲的,這她知道,前些天她還尋思著槐花開了去采一些,結果一忙活給忘了。

  再次謝過長婆婆家和隨心,帶著甄一脈踩著橫木過了河,心里高興,臉上就洋溢著一種難以形容的美麗,雙眼也顯得更加的光彩照人。

  甄一脈走在前面,遠遠的看見大門口司馬翼司馬羽鮑天麟蓋星雨幾個聚成一堆,回過頭想對若離說些什么,卻看見她滿臉的憧憬,夕陽淡淡的照在臉上,就有一種圣潔的光芒籠罩。

  不由的眼神一癡,忘了轉回頭去看前面的路,伸出去的腳沒踩到橫木上,身子一斜掉進了河里。

  若離聽著“撲通”一聲,腦子從神游中回過神,甄一脈已經站在了水里,河水不深但也不淺,到了他的膝蓋以上。

  心里一慌,腦子嗡的一聲,忙伸出手,焦急的說“一脈,怎么不看腳下,快點上來,小心著涼。”

  水被太陽曬了一天,此刻還帶著余溫,一點都不冷,反而很舒服,甄一脈站在水里看著一條五彩斑斕的魚兒從身邊游過去,忙用手去抓。

  若離以為他被水沖倒了,將手往長伸了伸。見她緊張的樣子,甄一脈笑了笑,毫無內涵的大眼睛很是調皮的閃了閃,小聲說“姑姑,一點都不冷,很舒服,都可以洗澡了。”

  若離聽她這么一說,蹲在橫木上,用手試了試水溫,也跟著笑了“確實不涼,可是你的鞋子濕了,過了河走一段路,鞋子就和了泥。”

  “不要緊姑姑,我踩著石頭青草走。”甄一脈閃了閃眼睛,踩著河水往前走。

  兩人回到河床,甄一脈踩著石子,過了河床他又找著長滿青菜的地方,一跳一躍的向繞過田間地頭。21

  快穿之狂撩男神365式



快穿之狂撩男神365式 http://www.jqjykt.icu/html/book/59734/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微信玩骰子